我們正在書寫歷史:2007年同志大遊行紀實感言
文/陳洛葳,編輯/陳洛葳、夜西

 

 


「彩虹有夠力,因為有雙更美麗!」


2007年,在台灣性別論述的舞台上,雙性戀議題正式登場。最令人興奮的是,在同年10月的同志大遊行中,長久以來一向「銷聲‧匿跡」的雙性戀者終於集體現身。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支雙性戀隊伍!她╱他們人數雖然不是很多,但鮮黃色的服裝與DM讓人眼睛一亮;他╱她們聲音或許不是很大,但他們高聲向民眾宣示的語氣卻非常堅定。

我們很驕傲地,終於爭取到這個發言空間,讓台灣民眾看見雙性戀的存在。

當宣傳車上的主持人用擴音器,像往年遊行一般,對台北市民大聲喊出「我們是同性戀」的同時,這一次卻出現了嶄新的聲音,高聲吶喊「我們是雙性戀」!這個喊話,不只針對一般市民,也指向隊伍中親愛的同志朋友們:是的,我們存在;你可以不接受、不喜歡、或對我們心存質疑,但你不能不看見!

我們的現身,就是與所有邊緣的性傾向與性別認同者們,重啟對話的開始。我們共同走上街頭,不僅具有政治意涵,象徵雙性戀主體真的「身體力行」地爭取發言空間,反對歧視污名;同時,也讓雙性戀者看見彼此的存在,相互培力(empower,即培養力量,亦稱賦權)。

這個第一次,也讓所有Bi The Way參與遊行的社群成員終身難忘。

還記得,在社群版上七嘴八舌地討論那些語不驚人死不休、超有創意的口號標語:我是敗家女╱子、有Bi有保佑、大BiBi進香團、Good Bi…等;還記得,不擅長美工的我們,從各處搜刮來了瓦楞紙箱和許多器材,在成員家熱鬧地徹夜趕工,最後做出有模有樣的舉牌和海報;還記得,沒有遊行經驗的我們,加印了千張文宣,卻只帶了不到一半,氣得直跳腳;永遠記得,我生平第一次代表雙性戀站上宣傳車,用麥克風向市民也向隊伍喊話的那一刻,激動與感動,彷彿滿到要衝破我的胸膛!!雖然我們忘了帶大聲公,卻沒忘記帶上滿腔熱情,個個喊到脹紅了臉,喉嚨燒聲。然而,當我們高舉旗幟,齊一步伐,在那彼此眼神交會、相視而笑的片刻,一切,都值得了──


「當我們向王蘋他們高吼:『我們是雙性戀!』那一刻,那種內心的澎湃用任何文字都沒有辦法去描述。誰說人少就一定得屈服多數?我們用我們的姿態,用我們的步調,用屬於我們的標示,向社會高呼:『我們是Bi類!我們在這裡!』」~Goerge

「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遊行,雖然一直很膽小的用海報遮臉,但是大家一起喊口號,真的有熱血沸騰的感覺(尖叫我最會,哈哈)!尤其是風靈帶領大家對王蘋喊著『我們是雙性戀!』接著Farida受邀站上宣傳車,對著大家呼喊社群及雙性戀理念時,我內心有種莫名的感動--就像掙脫牢籠的鳥,徹底從單性戀的枷鎖中解放。」~阿丹

「黃色大隊集合時,有人問我:『請問你們標語這個Bi是什麼意思呢?』我很開心,真的很開心,立刻衝去跟小黑要DM,興奮的開始跟他們介紹起來;只要多一個人注意到我們,都代表我們的現身是有代價的。彩虹造景時,阿法一馬當先的衝上了宣傳車,聲嘶力竭地向台下遊行的同志、向台北市民,宣示我們的存在!那每一字每一句都撼動著我每條神經。……大家拼了命在吶喊『我是雙性戀!』,彷彿破繭而出的蝴蝶,在我眼前紛飛,如此璀璨耀眼。」~Amanda

「一路走來,跌跌撞撞,不管是我們每個人各自身為Bi的故事,還是我們社群大家一起經歷的磨難,我們都已經前進到這裡了。……雖然比起其他團體,我們人不多,但是,總算,我們沒有被淹沒。2007年,台北,我們一群傻理傻氣的人,為了過去的淚水,為了將來被認同的幸福,我們手牽手,我們吶喊:『我們是雙性戀!我們在這裡!啊~~~!』」~小黑

「去年我想要去同志大遊行,可是左看右看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有點怯步,倒不是對現身的卻步,而是反覆檢視各種報導而怕自己『現錯身』的卻步,兩邊都令我感到一半的親切和一半的隔閡。……前後的隊伍震天價響地歡呼著:我是同性戀。同樣處在隊伍中的我們,卻顧不得為大家能夠大聲出櫃感到欣慰,因為我們不是同性戀;我們可以喊我們是同志,但是,我們不是同性戀──『我是雙性戀!』Bi the Way的大家轉身向後面的前導車大喊。我們揮舞著海報,我們已經在這裡了,我們希望被看進眼裡。……我們是Bi類,是Good Bi,這是突破單性戀堅硬土層破土而出的、願對未來寄與的希望。大聲喊我是雙性戀,好像終於雲破天開。」~小獸

「雙性戀被遺忘了。即使在同志大遊行,即使我們走在隊伍中,也被遺忘了。但身為雙性戀的你我都知道,沒有雙性戀並不是世界真實的樣貌。於是當王蘋說著『我們是同性戀』時,我激動了。向著引導車,跳著吼著:『我是雙性戀!』她說一次,我就吼叫一次。幾次之後,周圍的夥伴們也跟著喊了起來:『我們是雙性戀!同志不是只有同性戀!』王蘋最終聽到了我們的呼喊,邀請總召Farida上宣傳車發言。看著Farida因激動而微微急促的呼吸。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,我們真正地站出來了。
雖然的確同志大遊行從2003年就開始將雙性戀放入認識同志手冊,後來也從Lesbian & Gay改名為LGBT。同性戀虛位以待了這麼多年,我們雙性戀畢竟要自己補上那個缺口。而我們已經開始做了。靠自己的雙腿,自己的手臂,自己的吶喊,自己眼眸中燃燒的靈魂。那天,我堅持整場舉著社群的大旗,即使我左手腕已經隱隱痛了一個月。……我們正在做大事。為了解除痛苦,為了化解仇恨,為了捍衛幸福,為了追尋美好。
『我們是雙性戀!』我不會忘記,那天我們在東區路上吶喊。明年,三色旗將在彩虹長龍中揮舞。哪一天,讓彩虹覆滿整條忠孝東路;哪一天,我們來辦自己的大遊行;哪一天,我們在凱達格蘭大道,讓三色旗飄揚。」~剛朵琳



2007年的同志大遊行,因為我們的加入,讓台灣這片土地上,從此多了一種異質的聲音,一種不同的姿態身影。2008年,我們期待,能夠為彩虹的光譜再添亮麗。別忘了,我們正在親筆書寫歷史,而歷史,永遠是進行式!




★Bi the Way 2007同志大遊行相簿:(黃色大隊-希望)
http://bitheway.pixnet.net/album/set/14285662
(轉載照片請先向社群申請,並標明用途。)



☆ 作者介紹:
陳洛葳(Farida)是社群總召,自由作家、譯者。
六段引文來自社群工作員的感想。
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i the 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